当前位置:笔书网>都市言情>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> 番外6-白绮的直播间(席老师退圈了...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番外6-白绮的直播间(席老师退圈了...)(1 / 2)

番外6-白绮的直播间

白绮和席乘昀的婚礼,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成为了网友们忍不住反复提起的话题。

郑导的助理本来以为自家导演看了会很不爽。

每次一提起婚礼, 那不就得提起郑导被征用为婚礼场地的城堡吗?郑导看了能开心?

然而郑导坐在椅子上,冷笑三声:“每次提起他的婚礼,就得提起我。我的名字就这么和席乘昀、白绮的挨在一块儿,咱们席老师都没生气泛酸,我生什么气?多有意思,最好以后几十年,都没事儿就把这个拿出来炒一炒。”

助理:?

损还是您损!

“但是……”助理不得不出声提醒,“您的新戏不是还要邀请席老师客串吗?”

郑导:“……”

郑导:“你给他打电话。”

助理只好老老实实去打了电话。

郑导就听见他“嗯嗯嗯”应声, 应了个半天没完。

等助理一挂断,郑导立刻出声问:“怎么说?”

助理:“没接。我问了问尚哥, 尚哥说人在京大, 没空。”

郑导:?

郑导:“怎么,他们学校又请他这个荣誉校友回去办讲座呢?”

“不是,您忘了吗?白先生还在京大上学呢。”

郑导:“……”

真忘了。

不止他忘了, 大部分网友都快忘记这事儿了。

“席老师又在陪读?”

“……好像是。”

“那走吧。”

“啊?”

“咱们也去啊!”

郑导说要去就真去, 他带了一个助理, 两个保镖。

临了出发的时候, 助理问:“今天咱们带轮椅吗?”

郑导:“……不带。”

上次电影宣传, 白绮不是坐轮椅来的吗?

一帮网友特别损,给他和白绮p个图,叫“绝代双瘫”, 还真有牙口比较好不怕死的,喊着“新的cp诞生了”“磕到了谢谢就是缺了颗牙但不是什么大问题”。

就尼玛离谱。

郑导现在想起那张图, 就觉得席乘昀已经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了。

“行了,上车吧。”郑导不耐地催促了一声。

助理应着声。

车门一关, 油门一踩,他们就朝着京大去了。

等白绮又从图书馆熬完一天出来,迎面就撞上了郑导。

附近出入的同学,悄悄地打量着这一幕。

扭头网上就多了个标题党帖子:《白绮的陪读大军又添一员猛将!》

【昨天不是刚报道完弟弟抢了席老师的活儿,评论都在说弟弟危吗?今天又谁这么头铁?】

【郑名】

【震惊!死宅郑导居然肯迈出大门了!】

【震惊,他还没有坐轮椅】

【上次婚礼不就没坐?还走了挺多路呢,掉下头的捧花都是他去捡的,当时震惊到我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】

【四肢无力从不交际的男人,终于站起来了,背后的原因令人暖心……】

这边网上还叭叭地调侃着呢。

那边有心人倒是从中学到了点儿什么。犹记上次白绮备考的时候,席老师的电话就没一个打通了的。一问就是陪小嫂子考试呢。这次郑名不就给他们提供了个新路子吗?

他们直接也去学校陪读呗!

这是送走郑导后,白绮在学校图书馆安心复习的第五天。

有人在网上发了一句:【不愧是京大,国内相当排得上号的学府!学校待遇绝了】

【?京大咋了】

【哦最近很多京大学子在网上说,什么今天是鲍林主厨,明天是韩芬珊主厨,校园里好像还有派奶茶派水果的,哦,只在图书馆面前派,全是免费的。】

【?鲍林不是特一级厨师吗?也能给请到京大做学生餐???韩芬珊好像现在在归属某酒店的米其林五星餐厅工作吧,好好地跑京大去下厨?编的?】

【还真不是编的!问问这两天都有谁到京大去了就知道了……学校论坛里有议论】

【我翻翻……】

【安广科技的老总邹亮,银鑫证券的老总吴子真,还有什么rz娱乐,捷诚集团……都在这几天里,先后到了京大。在京大待半天,然后还要给学生们开个讲座再走。厨师都是他们请的,今天是擅长中餐的,明天是擅长西餐的,还有擅长处理海鲜和其它国家料理的……免费的东西也都是他们出资在派】

【京大的资源慕了】

【不不,到京大做讲座的大佬是很多,但很少有这么大手笔的。据说他们进校以后,第一件事是办了张卡,摸进图书馆,……对,没错,就是你们想的那样,他们在隔着两张桌以外的地方,给白绮陪读。。。倒也没打扰白绮】

【好像还有想要当场给京大捐楼捐钱的……不过京大没答应。】

【???】

【都是去找席老师的可能。之前快过年的时候,席老师不也陪读去了?好像把手机直接关机了。大家这次可能有经验了,就直接跑学校了】

【都打算从讨好绮绮这里入手吗hhh夫人外交嘛这是】

【所以现在白绮的陪读队伍都壮大到什么地步了?】

这时候坐在图书馆里的白绮,抬眸扫了一眼不远处的人――

西装革履的四十来岁的男人,手里捧着一本《温伯格量子场论》,还是原文版。

从翻开第一页开始,他的眉头一皱起来,就没能再下去过。

到了后面,屁股已经不自觉地频繁地在座椅上挪了三四次了。额上汗水缓缓流下,他悄然抬手擦汗,没一会儿,面前就团了点纸团出来。

这种无声的焦虑,悄然传递给了旁边复习的同学。

和他陷入差不多境地的西装男人,附近还有两个。

他们多是白手起家,走到今天名号也挺响亮的了。都是有事要求席乘昀,才会到这儿来。

“绮绮在看谁?”席乘昀的声音突然间贴着白绮的耳边响起,温热的气息轻挠过敏感的耳廓,也从白绮的心尖上掠了过去。

白绮一下按住了席乘昀的手臂:“席老师坐在这里,不要动。”说完,他还又添了几句:“乖乖的。”

席乘昀点点头,真就正襟危坐,动也不动了。

他目送着白绮起身,缓缓走到了手捧《温伯格量子场论》的西装男面前。

席乘昀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。

这些人太没有眼色了。

这时候,白绮在西装男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西装男察觉到动静,一下抬头看了过去:“白先生?”看上去好像还有点受宠若惊。

白绮将声音放得很轻,他问:“第一次来图书馆吗?”

西装男面露赧然之色。

他不好得罪白绮,所以还是点了头。

白绮垂眸说:“进门的地方,有一排检索图书的机器,您可以在那里挑选自己更感兴趣的书。读书时的情绪,是会传递给别人的。”

西装男还真不好意思起身。

因为他今天来的时候,穿的硬底皮鞋,走在地板上,难免会敲出哒哒的声响。

万一一会儿机器上又操作失误,那就更尴尬了。

白绮将他的神色收入眼底,顿了顿:“您等会儿。”

他起身走入了密密麻麻竖列着的高大书架之间,很快手里拿了几本书回来了。

他抽走了西装男面前的《温伯格量子场论》,换成了《微观经济学》,中文印刷。

西装男翻了两下,尴尬一笑:“这个我还真……没怎么看过。”

准确来说,是一页都没看过。

只隐约知道学金融的,好像会学这么本书。

白绮一顿,再换成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。

西装男翻了两下,显然对里面的外文名感觉到头昏脑涨。

白绮最后换成了《将来的你,一定会感激现在拼命的自己》。

西装男一看,顿时来了兴趣,立马翻开了扉页,他轻声叹气:“这个书很有意思……”

白绮:?

看来这位比较喜欢意林知音味儿纯正大杂烩鸡汤。

白绮起身要走。

对方抬起头,忍不住低声问:“你怎么一进书架,这么快就把书找齐了?”

白绮:“大概记得。”

这么大一个图书馆。

这个“大概”的范围,也已经足够可怕了。

你和席先生的记忆力简直如出一辙啊!

西装男忍不住咂舌,又忍不住露出歆羡的神情。

席先生的这个小娇妻是真的了不得啊,怎么什么都会?家里现在也重新东山再起了。人又聪明,脾气还好,整得他都没那么尴尬和焦躁不安了。

这就算是标准的精英和精英的联姻吧?

就算对方是个男的,就算对方生不出孩子,也都没那么重要了。当他们组合在一起,能掠夺到更多的生存资源,为家族累积更多的资本,这才是更重要的!

西装男现在才觉得,他终于能深刻理解到,为什么娱乐圈里会有些爱豆粉,说希望白绮是他们的嫂子了。

……难怪啊难怪啊!难怪席先生趁人家还在学校,都没毕业呢,就先把人拿下领上结婚证了。

真他妈绝了。

西装男目光炽热地多看了白绮两眼,然后才又低头继续看手里的书了。

“精明的人看得懂,高明的人看得远。”

瞧瞧,这话多么的有哲理。

这头白绮按照差不多一样的方式,将另外两个人手里的书也换掉了。

一个拿着《微观经济学》看去了。

另一个则看上了《宇宙的起源》。

一时间,图书馆里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欢快愉悦与轻松,啊不,倒也不完全是。毕竟又一个期末到了,各个专业的教授要求都不一样,但大体都是严厉的。

不过至少,他们不会再将那股焦躁不安的情绪,传递向四周了。

白绮这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从席老师手里接过水杯,低头喝上两口,然后按住书页,接着看。

席乘昀眸光微动。

绮绮过于贴心了。

像这样一些没有眼色的牛皮糖,就应该直接撵走。

席乘昀掐了掐指尖,还是有点微妙的酸。

他几乎都能想象得出来。

刚才这些人会在心底如何惊叹地去夸赞白绮的出色和温柔。

白绮完全沉浸进去,看书是很快的。

他左手轻轻翻动书页,右手从桌子底下勾住了席乘昀的手腕,然后将指尖卡入了席乘昀的表带之间,就这样扣住不动了。

亲昵而严肃。

不带一丝轻-佻。

席乘昀的心跳快了一拍。

他微微转过头,瞥见了白绮认真的侧脸。顿时所有的酸意,都被白绮轻松抹去了。

他还记得白绮当初说起蒋方成时,拿他和线代作过一个比较。

说蒋方成的确没有线代重要啊。

就可以见到,这些学科在白绮的心中,的确是重要于绝大部分的事。

可白绮在翻阅重要的书的时候,会在认真之余,分出那么一丝的温柔与亲昵给他。

这是胜于一切的甘甜。

接下来几天里,每个来到这里的各位老总,都被分到了合心意的书。

他们在这里难得轻松地待上了半天。

走的时候,哪怕只有机会和席乘昀说上几分钟话,他们也再不复之前的沉重心态了。

【京大的图书馆是有什么魔力吗?前面几个老总走的时候都还皱着脸,后面的就神色轻松了】

【据说是白绮给他们分了书看】

【?分本书能有这么大的作用?】

【艹你是不知道,他们一上来,随便摸了几本书,结果全是专业书,要么是物理相关的,要么是数学相关的,一坐下去才翻两页,就跟屁股上焊了钉子一样】

【哈哈哈学渣的真实情景再现!】

【他们又坐不住,又得求席老师办事儿吧,肯定就焦灼了呗。这时候能给本书,让他们舒缓下情绪,效果还挺显著的】

【其实这样一来的话……图书馆气氛更融洽。黑子也就没办法带节奏喷席老师影响其他学生了?】

【高哇,白绮竟在第五层!】

这么一通聊下来,网上顿时又涌现了不少顶着各家爱豆名字的粉丝,小声感叹:“痛失嫂子!可恨我们没有拿到白绮的行李箱!”

他们还对席老师口中的行李箱梗深信不疑。

哦,至于为什么没有大声感叹呢?

他们不敢。

那不等于直接正面挑衅席老师吗?

他们又不傻。

等到白绮考完试这天,席乘昀光明正大地来考场外接他。

同学们都已经习惯了。

是粉丝的,按住激动叫上一句“席老师”,没准儿还能现场换个签名。悄悄从背后拍上两张照片,就是他们最大的放肆了。

这边白绮缓缓从石阶上走下来。

大家都默默地看着席乘昀朝他迎上去,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,突然抢先一步,挤到了白绮的面前。

这又是个什么老总?

白绮也疑惑地看了看对方: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考完了。”

就是委婉地提醒对方,我是真的不需要陪读大军了谢谢哎。

男人掏出名片,递给了白绮:“我就是来找您的,不找席老师。”

白绮把名片翻转了下,看清了上面的字――青峰娱乐,艺人总监。

白绮:?

男人笑着问:“您有没有进军娱乐圈的打算啊?剧本都选好几个了,最近的那个,只要您一点头,立马就能开机。片酬您都不用想,那是很高的,男一号,一集六十七万,拢共六十集……”

白绮:?

六十集的电视剧。

那得发多大水啊?

男人说完,默默等了会儿,没等到白绮的回应,倒是先等到头上落下一片阴影,一股陡然而生的压迫感,牢牢笼住了他――

席老师过来了。

“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席乘昀的口吻客气。但男人可不敢真当他客气。

“席老师好,也没别的,就是想请白先生考虑一下,要不要签我们公司。刚正和白先生聊电视剧呢,片酬我们都定好了……”

“电视剧?他演什么?”

“男一号。”

“也就是还有女一号?”

“啊,那当然了。席老师,我们这个也不敢拍别的啊……”

“有女一号。”席乘昀平静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。

男人的笑脸顿时僵住了。

有女一号……?哦对,老天怎么把这个给忘了!

“对不起对不起,唐突了席老师,唐突了。”男人猛然醒悟后,恨不得当场来个五体投地。

白绮礼貌抬手:“拜拜。”

男人一下抓住了白绮的手,来回大力摇晃两下:“谢谢白先生,谢谢谢谢,我走了,再见。”

男人说完,飞也似的跑了。

白绮缓缓摊开手掌,只见掌心还躺了一张名片。

那是刚才男人塞进来的。

搁这儿变魔术呢?

席乘昀低头扫了一眼:“……”

不过娱乐圈的尿性他大概都清楚,这人不死心,试图背着他再搞小动作,也不是什么稀奇事。

不等席乘昀出声,白绮已经飞快地把名片给了他。

席乘昀一顿,反倒忍不住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过于小心眼儿。

外面怎么夸赞他绅士,他自己都很清楚,他骨子里是刻入了掠夺欲的。

他不能,也不应该将白绮绑缚起来。

“绮绮还要考研吗?”他问。

“考啊!”白绮应声。

“那绮绮想过毕业以后,将来去做什么吗?”

“……老师吧。”白绮咂咂嘴想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受束缚地享受单纯的学术氛围中的快乐。”

席乘昀顿了顿,还是忍不住开口:“其实现在很多高校的学术氛围,都不太好。”

白绮点头:“我知道,但是这里是唯一还比较像象牙塔的地方啦。如果这里的氛围不太好,我就可以把自己变成这里的新氛围啊!”

他的语气轻快,并没有太多的担忧。

一如既往。

席乘昀爱极了这个模样的白绮。

他眸光轻动,低声追问:“绮绮不想进娱乐圈吗?”

白绮:“你们这一行赚得很多,也很累,总是身不由己。动不动就陷入粉黑大战。被糟糕的舆论环境和资本裹挟。”

他是追过星的人,所以比其他人更能看透这个圈子的本质,也能够更轻易地穿过浮华的表面。

“或许做个糟糕的只看钱,不敬业的明星,会轻松很多。可我不想把自己变成糟糕的人啊。”白绮轻声说。

这就是白绮。

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境地,他都竭力让自己看上去是太阳,而不是等待光芒反射后才能看上去发亮的月亮。

席乘昀扣住了白绮的手,低声说:“嗯,不管你想做什么,我都会永远地支持你。”

白绮抬头:“嗯,好像唯粉发言啊哈哈。”

席乘昀:“绮绮,我从来就只是你的唯粉啊。”

白绮舔舔唇。

心说这可是最动人的话了。

拥有很多粉丝的明星,也许不会为之倾倒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