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都市言情>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> 回国(人抓住了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回国(人抓住了)(1 / 2)

第75章

@小林今天能做欧皇吗:绮绮崽, 我好像看见你上线了。看见说风凉话的别理会哦,多看看夸你的。

@小林今天能做欧皇吗:卧槽卧槽!绮绮回我了!!!

其他网友也立马反应了过来, 在这条评论下堆起了高楼。

【姐妹你这不就欧了吗】

【我靠白绮回给你的居然是席老师的高清大图!】

白绮把拍的那张照片回到了评论里。

所有人点开都能清晰看见,照片里的席老师立在一个中式的斗柜前,斗柜像是老黄花梨的。

而斗柜上摆着一只漆盘,漆盘里有中西式点心,有茶也有奶。

席老师将衬衣袖子挽起,长身玉立,动作优雅,手持着一把餐刀, 不紧不慢地将盘子里的水果,切成更小的块儿。

在相片定格的那一刹, 他微微一抬眸, 朝拍照的人看了过来,他的神情平静,眼底却好像盛满了光。

照片的另一角, 还有人露出了一点侧影, 从映在墙上的身影隐约可以判断。那是一个系着围裙的外国女佣。

如果再看得仔细一点呢。

那么大概还能窥见后面的背景里, 有挂在墙上的古董字画, 像是王羲之草书的高古摹本。

【真是从缝儿里都透着有钱的气息】

【这是舅舅家?】

【席老师看上去好温柔啊, 不知道该怎么描述,大概就是,比平时镜头里的样子, 还要有种说不出的温柔】

【哈哈哈绮绮这是想说,我不仅没有动手端茶倒水, 甚至还可以躺着享受席哥亲手给切水果的待遇吗?妙哇妙哇,一张照片胜过所有文字解释啦】

【不是, 楼上的姐妹怎么知道是躺着的?】

【看照片拍摄角度,白绮这会儿应该躺得挺舒服的】

白绮不自觉地一下坐直了身体。

这都被你们发现了?

当代网友都是福尔摩斯诚不欺我!

白绮大致翻了翻评论,发现他们是真的能扒,一张照片能解读出不少信息。

正好这时候席乘昀端着水果过来了。

白绮身下的沙发往下陷了陷,席乘昀在他的身旁落了座。

“拍了张席老师的照片,还发了。”白绮自觉交代道,“唔,会不会有什么影响?”

他刚才没想太多,但发完就想起来,席老师可是一言一行都要斟酌再斟酌的公众人物啊。

“我看看。”席乘昀伸出了手。

白绮忙把手机递给了他。

席乘昀大致翻了翻,笑了下说:“嗯,绮绮不太会拍。”

白绮一下坐直了:“嗯?我拍的席老师不够好看吗?”这可就侮辱我的拍照技术了啊!

席乘昀漫不经心地应了声:“嗯。”

他飞快地抬起手臂,一下扣住了白绮的肩,将他往自己的方向轻轻一带。就在白绮感觉到耳边不轻不重地落下席乘昀的呼吸那一刹,他听见“喀嚓”一声轻响。

席乘昀拍下了桌上的果盘。

拍完后,席乘昀又用白绮的微信发给了自己。

然后他才拿出自己的手机,登上很久没有登录的账号。同样不需要过多的文字补充,就一张照片发出去。

白绮:?

怎么?这个有什么不同吗?不就是拍个果盘吗?

“看电影吗?”席乘昀问。

白绮只好暂时丢开了关于照片的疑惑,点点头,和席乘昀一块儿看电影了。

等电影看完都是俩小时以后了。

白绮起身伸了个懒腰,慢吞吞地往房间走,打算洗个澡就先休息了。

他一边走,一边低头看手机。

又上热搜了???

#席老师撒糖#

因为照片吗?那不是我撒的吗?怎么是席老师呢?

白绮不服气地点进去,发现挂上热搜的,还真是席乘昀那张平平无奇的水果盘照片。

但点进评论区,网友已经几近磕昏。

【姐妹别看果盘,看剪影!看剪影啊!】

评论区里的网友声嘶力竭地吼。

白绮这再仔细一看。

好家伙。

不愧是席老师,和当初拍戒指的时候一样,不着痕迹地给大众看了他们想看的东西。

这张照片里,光从背后照过来,他被席老师搂住的身影,清晰地映在了茶几和地面上。

从脑袋的影子形状,甚至还大致可以判断出,当时席老师在侧过头看他,而他在看果盘。

这是一张需要靠网友自己去抠糖,去对剪影进行想象加工的照片。

高还是您高!

学废了学废了!

白绮收起手机继续往前走,但走了没两步,他就忍不住又拿出来看了两眼。

明明只是个影子。

但是他总觉得,席老师侧过头看他的时候,仿佛倾注了无限的温柔,连灯光都因此变得柔和而静谧了。时光仿佛被定格在这一刻。

他想,他喜欢这张照片。

第二天早上,舅妈特地回了趟家陪他们吃早餐。

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要的东西,大概要三天后才能查到。”

席乘昀笑了下:“嗯,不急。”

没多久,席舅舅也突然回来了。

他换了一身打扮。

白色衬衫,蓝色条纹领带,搭配同色马甲,外面是灰色的粗花呢外套,完美包裹了腰身轮廓。

下-身是高腰、整齐有刀锋的骑兵斜纹长裤,精致而利落。看上去像是个优雅又不失锐利的老派绅士。

今天这身打扮,是叛逆舅舅在通讯软件上,和白绮争了三个来回的结果。

他觉得这是很明显的席乘昀的风格。

他甚至一度觉得白绮眼瞎。

【你不能因为喜欢席乘昀,就认为这是男人最帅的一面】

舅舅不服气地说。

【可是舅舅也不能回到二十岁,打扮成我这样啊。】

白绮如是说。

【。。。】

舅舅最后又往白绮的账户里,再塞了个五百万,以作为自己叛逆过头,又一次不尊师重道的自我反省。

然后就变成这个再站在餐厅门口的新舅舅了。席舅妈听见脚步声,回头看了他一眼,有点惊讶。

“挺别致。”舅妈说。

舅舅眉心动了动,这才大步走过来坐下了。

他喝了口水,才低声说:“之前拍到你们的照片,应该是蒋申故意让人送给我的。”

蒋申,蒋父的大名。

席乘昀并不意外,他只平淡地应了声:“嗯。”

“要是找到了你弟弟,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处。”舅舅冷冰冰地说。

舅妈闻声,也不由道:“要不要用一些非常手段,逼一逼……”

席乘昀的面色这才有了点变化。

他皱了下眉,垂下眼眸道:“他们是石头,小耶是瓷器。拿瓷器碰石头,不值得。”

白绮想,小耶应该是席老师亲弟弟的小名。

他大概也听明白了。

蒋家之所以还能好好地到现在,大概是蒋家手里拿捏着小耶的去处线索。

那就几乎等同于,席老师的亲弟弟被蒋家抓在了手里。

席乘昀语气平淡:“我派人跟踪过蒋申很多次,甚至包括蒋方成,还有蒋方成的母亲。甚至连那个保姆的娘家人,都查过。没有一点线索……”

蒋申在这样的生死大事上,倒是聪明到了极点,一切捂得严严实实的。

白绮小声问:“那……席老师有没有想过,也许,连他们都不知道,小耶究竟去了哪里呢?”

席乘昀一顿。

不是没有想过,所以也从别的方面入手去找了。

“相比起从其它地方入手,还是从蒋申身上找到更有可能。”舅舅说。

这时候席乘昀的手机响了。

席乘昀顿了下,将电话接通。

“我很高兴,你还没有拉黑我。有一件事要和你分享一下。”那头传出了阿道夫的声音。

“什么事?你说。”

阿道夫在那头,立马把手机转成了声音外放。

他蹲下身,笑着说:“你不是很奇怪,我为什么先打了你一顿吗?”

他对面的男人被捆成了一个粽子。

脸都被勒出了两道血痕。

这会儿艰难地转动着眼珠子,喉头挤出了点声音:“你……”

他话没能说完。

阿道夫指了指手机听筒:“那边的人叫席乘昀,我们以前一起跳过伞,跳伞还挂树上了。”

席乘昀:“……”

这样的老黄历重数一遍倒也不是很有必要。

白绮都在旁边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