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都市言情>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> 见家长(2+3更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见家长(2+3更)(1 / 2)

第6章

其他人勉强从震惊中回了神,颤声问:“席老师结婚了?”

席乘昀:“嗯。”

“席哥什么时候结的婚啊?”有人还有点恍惚。

“今天。”梁总来了个抢答,“他来这儿之前,就正忙着接人去民政局领证呢。”

席乘昀:“嗯。”

大家只能站起身来,一路也不知道打翻了几个碗碟,就这么齐齐一举杯:“恭喜……恭喜新婚。”

白绮大大方方地抿唇一笑:“谢谢。”

然后端起了旁边一杯牛奶,和他们碰了下杯,再仰头咕咚喝了。

他本来就显面嫩,这会儿就更显了。

一时间,小宴会厅里的人都觉得席乘昀像是终于掩藏不住他大魔王的本质了,不知道上哪儿拐了只柔软又生嫩的小绵羊回来。

太草了。

大家想着今天是席乘昀新婚,也不敢留人太久,什么喝酒啊、喷彩带啊,弄几个小明星来陪着啊之类的活动……一律只能先按住了。

晚上十点半,席乘昀带着白绮离了场。

等出了酒店,两人就没有再勾胳膊了。

“明天有空吗?”席乘昀问。

“嗯?有的。明天也要一起吃饭吗?”白绮反问。

“不用。”席乘昀顿了下,“你收拾一点行李,放到我家里。你可以暂时不用过来住,但周末要来一下,方便吗?”

白绮轻轻吸了一口气,再吐出来,一下就变成了白雾,他说:“没问题的。”

现在想想,其实还是有点别扭。

生活里要突兀地插-入另一个陌生人了。

“好,明天我让助理接你。我明天有点忙,可能不会见面了。”

和成熟男性打交道,果然省事舒服许多,一切都安排得相当妥帖。

“好的好的。”白绮将头点成了小鸡啄米,“没关系的。”

尚广瞧见这一幕,心底的滋味儿很是复杂。

本来吧,白绮这么知情识趣,说假扮就很有职业素养,并没有仗着这层假身份就纠缠席哥,他应该很高兴才对。

但是现在吧,一看白绮毫无留恋、分外大方的神情,他就忍不住想……这回头再笑一笑到处招惹人,多给席哥撒点绿光,那不能够吧?

“走吧,还是先送你回学校。”席乘昀出声。

白绮低头系好安全带,倚着座位一瘫,没一会儿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他很少这么晚还没休息。

也就前段时间补席乘昀的作品,才补这么晚呢。

车子稳稳当当地往前行去,色彩缤纷的城市灯光落在车窗上,落入车里,轻轻吻住了白绮的面颊。

席乘昀侧过头扫了一眼。

睡着了?

倒是心大得厉害,丝毫不设防。

席乘昀伸出手,轻按了下白绮的脸颊,触手滑且润。

他很快就收回了手。

嗯,笑起来确实是有些好看的。

……

白绮舒舒服服打了一觉的盹儿。

不得不说,席乘昀的车真不错,很适合打盹儿!爱了爱了!

白绮推开车门走下去。

车内温暖,车外冷得厉害,白绮缩了缩脖子,冲席乘昀做了个“拜拜”的手势,然后才走远了。

返回宿舍的路上,白绮接到了他妈的电话。

他妈姓苏。

等电话一接通,那边苏女士就问:“绮绮啊,你今天回家啦?”

白绮应声:“嗯,拿了点东西。”

苏女士絮絮叨叨,操心得厉害:“是不是因为降温了?最近是好冷啊。我今天下班,还给你爸送了两件棉袄过去。”

白绮嗯嗯地应着声:“我穿得可多了,羽绒服,羊毛衫,都跟北极熊差不多了。”

他应声应得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。

毕竟他今天刚干了这辈子最出格的一件大事,偷摸揣着户口本跟人领证了。

得亏他刚和蒋方成谈恋爱的时候,就和家里出柜了。

不然到时候要知道结婚对象是个男的,他腿就瘸了。

苏女士电话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她好像刚放下了包,然后又在往锅里倒米。

等倒好水,插了电,她又走动了几步,然后声音突然就惊讶了起来:“绮绮,你拿存折了?”

白绮:“嗯,往里面存了一点钱。”

苏女士一边笑,一边心疼地说:“好了,不用节省生活费啊,也不要去打工做兼职啊。你不是要考研呢吗?先好好读书吧。”

“行,不说了,我去洗菜了。”

白绮应声挂断了电话。

这边接受了亲妈的关怀洗礼,等白绮一进宿舍,那边还有三个野生的男妈妈盯着他。

“你老实说,你是不是和你那个男朋友领证去了?”他们满脸肃穆。

白绮:“对。”

他这么坦白爽快,让穆东几人反倒不好说啥了。

穆东嘀嘀咕咕:“这他妈也太快了……”

“咱们系的系草,就这么插别人坟头上去了。”

白绮:???

“哦不,插别人家去了。呸,我这嘴。”

白绮脱外套脱裤子,一气呵成。

还没等换睡衣呢,对面几个比就把眼睛捂上了:“……我们要是看了,你男人会不会打我们?”

白绮还认认真真想了下,说:“不会的。他很斯文,不动手打人。”

一说到这儿,穆东就忍不住咂嘴感叹:“那肯定比蒋方成那个逼强多了,说起我都还来气呢。”

“算了,不说了。”穆东皱起脸,“我看他跟发疯一样,我不担心别的,我就担心他还来缠着你。哪天我们不在寝室里,你又小胳膊小腿儿的……这不大三了吗,反正也能出去住了。你要不直接和你男朋友一块儿住得了?”

其他人也表示赞成:“对啊,对啊,绮绮还要考研看书呢,哪有那么多功夫和他扯皮?”

白绮换了睡衣,冲进浴室先洗脸刷牙泡脚,然后再一口气冲进被窝。

他翻了个身,小声说:“我想想。”

他拿了席乘昀的钱,倒也不太好麻烦别人,真拿自己当他的伴侣了。

白绮懒洋洋打了个呵欠,再翻了个身,一闭眼,很快就睡着了。

梦里还梦着自己吃了三个爆浆大鸡排,可好吃了!

第二天早上六点钟,白绮就醒了。

他起床收拾了东西,装在箱子里,心想渣男就算要来堵他,也不至于这么早……公鸡都还没打鸣呢。

“我走啦。”白绮和室友们说。

室友们睡得不省人事,还打着鼾。

白绮笑了下,又多看了他们两眼,然后才拖着行李箱出去了。

大三开始实习,在学校里看见拖着行李箱离开的校友,并不是什么稀奇事。

白绮的箱子滚轮,咕噜噜地滚过地面,发出轻轻的声响。

等走出宿舍楼,还没拐弯儿呢,一个身影突然蹿了出来。

“绮绮。”那道身影喊。

那是蒋方成。他穿着黑色羽绒服,头发因为被雾气露水笼住,打湿了很多。

看上去有点狼狈。

他这会儿脸上的伤也还在,胸膛也还有点痛。

但这些都不重要了。

他昨天没能追到白绮,白绮还把他拉黑了。

“我等了你好久了。”蒋方成眼眸漆黑,像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早晨寒风刮着脸,本来就冻得厉害。这会儿被蒋方成一盯着,白绮就更觉得冷了。

唉。

失策了。

没想到渣男真的起得比鸡早!

“绮绮,我从昨天就一直在这里等你。”蒋方成咬牙切齿地说。

白绮寻思这会儿掉头往里面跑有点来不及。

蒋方成大一大二都是篮球队的,身形虽然不比穆东他们伟岸,但要制住他还真不算难。

白绮眉眼一耷拉,微微缩了缩肩,他轻声说:“你让开。”

“让你去哪里?嗯?去找那个男人吗?”

白绮其实真搞不懂,为什么蒋方成还能理直气壮地来纠缠他。

大概是神经病的脑回路总是异于常人的。

他也不能要求神经病做出正常的举动了。

白绮深吸了一口气,让冷空气充分进入鼻腔,然后他呛咳了几声。

蒋方成一下焦灼了:“你怎么了?感冒了?”

白绮重新抬起头,鼻尖已经被冻得微微发红了,连眼圈儿都因为呛咳微红了。

“我要回家。”

蒋方成心霎地一紧: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

白绮抿唇不说话。

蒋方成的大脑恢复了点理智。

白绮一直留在学校,就是为了更方便看书,筹备之后的考试。他突然回家……肯定是有什么事。

蒋方成咬了咬牙,只能让出了路。

要真因为他拦着,导致耽误了什么大事,白绮这辈子都不会再原谅他了。

他舍不得白绮啊……

白绮拖着行李箱哒哒哒地从他面前走过。

等走得远了一点,白绮才皱起了脸。

报警有用吗?

算了。

男女纠纷这事儿,人家都管不了。更别提男男纠纷了。

白绮前脚打上车。

蒋方成后脚也坐上了车,他说:“跟上去。”

白绮先回了家,又收拾了点东西,然后就在家里坐着等了。

等的间隙,他还没忘记把书掏出来看一会儿。

大概是蒋方成这几天里,把形象在他心底毁得太彻底。

蒋方成订婚这事儿都已经影响不了他看书了。

白绮等到十一点,看时间差不多,就给尚广打了个电话,和他说改了地址。

“哎,好的。一会儿来的助理叫小林,号码已经给他了,他到了会给你打电话。”尚广那边似乎忙得厉害,匆匆应了两句然后就挂断了。

白绮也不挑。

人家娱乐圈的嘛,肯定忙得脚不沾地的。

和尚广打完电话后半小时,小林的电话就打进来了。

小林是刚到席乘昀工作室不久的。今天之所以派他出来,没办法,其他人都太忙了。

他按着给的地址,一边往里走,一边忍不住嘀咕:“这地儿可真够偏的。”

小林爬了几层楼梯,已经觉得有点累了。

今儿接的到底是什么人啊?

要命!

席老师还认识这地方的人吗?

小林抬手敲门,门很快就从里面开了。

“小林?”

小林“啊”了一声,然后僵硬地点了点头。

“那走吧,我已经收拾好了。”白绮拖出了行李箱,小林这才忙帮人接了过来。

白绮下楼、上车,说走就走,等蒋方成反应过来,人都没影儿了。

就是那辆车……有点眼熟。

蒋方成皱紧眉。

是在哪里见过呢?在哪里?在……

在席乘昀的车库里。

一想到这个名字,蒋方成心上猛地一跳,有点本能的畏惧。

以至于等他消化完这点畏惧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韩丝在找他。

没办法,蒋方成也只能先离开了。

小林坐上了驾驶座,就马上给尚广打了电话。

尚广这时候才和他说了要去哪儿。

白绮跟着听了一声。

地址是逸园。

这个逸园在京市可太出名了,不少富豪、知名影星都在这里购了房,是近两年最出名的房产地标了,一套下来得要近亿。

小林和尚广通完电话,席乘昀的电话也打过来了。

白绮疑惑了一下。

就尚广这里对接不就行了吗?

不过他还是接起了电话。

“喂。”

那头传出了席乘昀的声音,略带着一点疲意:“接上了吗?”

“嗯,已经在过去的路上了。”

“我把门卡留在了物业,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。你过去的时候,如果物业不相信你的身份……”

白绮:“我就掏结婚证?”

席乘昀好像被逗笑了,他说:“嗯,可以。”

白绮:“拜拜。”

席乘昀正要应一声“拜拜”,白绮跟着又开口了:“啊,等等。我暂时不回学校了。”

他不知道小林适不适合听见,于是将声音压得极低,几乎像是情人耳语一般,他小声问:“可以吗?”

因为声音放得太轻,从电话里传出来的时候,就好像带上了点撒娇的意思。

白绮不打算只在周末过来,他要多住几天。

席乘昀很快领会到了他的意思。

席乘昀耳边有点发麻,他不自觉地换了一边接电话:“当然可以。”

白绮很善于主动。

席乘昀耳边似乎都还响着他那声“我老公”。

席乘昀不自觉地又换了下坐姿,说:“缺什么东西,及时告诉小林,让他今天就买齐。我晚上不一定能回来。”

白绮:“嗯嗯,好了,没事啦,拜拜……”

这次却换成席乘昀出声:“等等。”

席乘昀垂眸,掩去眼底深沉的色彩,他摩挲了下指尖,不急不缓地问:“蒋方成今天又找你了?”

白绮暗暗嘀咕。

席乘昀这么敏锐的吗?

白绮:“对。”

电话那头陡然安静了。大约等了那么一两分钟吧,席乘昀没有挂断电话,他似乎转过头,在和什么人说话。

简单几句交谈之后,席乘昀转回来,对着手机这头的白绮说:“这样,明天我们一起去吃个饭。”

白绮:“好啊。”他顺口问了一句:“去哪里吃?”

席乘昀:“毕竟结婚了,总要见一下家长的。”

白绮吓了一跳。

见我爸妈吗?

那你腿可能会瘸。

“蒋方成一直骗你说他父亲是杀猪的……”席乘昀说到这里顿了下,“他应该也没有带你去过蒋家。”

这下白绮明白了。

哦。

就是带他去蒋家吃饭嘛!

白绮甜甜应声:“好哒。”

他可有职业素养啦,要是明天蒋爹怒抄起凳子,他一定挡在席乘昀的面前!

双方这才终于挂完了电话。

小林已经被甜得整个人都快麻掉了。

车很快抵达了逸园。

白绮并不费力地拿到了门卡,物业也认认真真地记录下了他的身份信息。

白绮就眼看着对方在业主名字后面,添上了个他。

白绮咂咂嘴。

啊,这就是白嫖的快乐吗?

他不得不再一次感叹,席乘昀真的是个想得相当周到的人。

难怪粉丝那么多!

谁能不喜欢他呀?

席乘昀购买的是豫园的顶墅。

也就是说,一栋楼的最高那三层,包括空中花园,划到一块儿就是顶墅。

小林送着他上楼,帮他把行李放好,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去帮忙采买东西。

白绮就这么着,过了一天的米虫生活。

他看完了专业书,还顺道上网吃了吃瓜。

【啊啊还没扒出来领证的人是谁吗】

【都猜了一串明星了……全出来辟谣了】

【辟谣你也信?】

【我有个办法,现在很少有人不用微博平台的啦,更别提是那种秘密和明星结婚了的。她不能往外说,但这事儿又肯定憋不住,多半是要开个小号发个微博,暗示一下自己领证了的。所以你们直接搜关键词扒呗。把当天领证的,发了微博的,都扒出来,名单一整合,挨个排除……】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