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科幻灵异>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> 第76章 宝镜消失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6章 宝镜消失(1 / 2)

那时的人将万物瓶当成圣物,存放在海岛上。每年各大陆的首领会齐聚那座岛,纪念世界的诞生。

然而千年后,始祖的后代们,却对万物瓶起了独占之心。

这个世界的第一场战争爆发,其结果是万物瓶在争夺中被打碎。

瓶碎再难复原,但人类的争夺之心仍在,即使是碎片,他们也要抢到自己手里。

只是他们没想到,碎掉的万物瓶自动粘合,变换了形状,变成了我兜里的这面四方镜。

那世代的人仍将它视为可再生的宝物,它在各个大陆都待过一段时间。

随后人们发现,它去到哪里,哪里就会出现灾难,六片大陆没一个能幸免。

于是六方首领再次商议,将它镇压在瑶月仙山。

没了四方镜作乱,人类的争斗仍旧没停,名为平祈的大陆,也是经历分分合合,才形成今天四国各据一方的局面。

眼下邪物在我兜里揣着,天下乱不乱暂且不说,我担心它会对我们四个人产生不良影响。

不过想想岳老板,他守着四方镜有些日子了,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他小店的生意惨淡、开不下去也不是因为四方镜的出现。

这事我决定先瞒着张总管他们,好在月南香被别的事情吸引了精力,没再提起她交给我的这件东西。

她发现客栈外有片小园子,里面种着青菜、被篱笆圈起,篱笆外种着好看的花。

她现今完全是孩子心性,成年人的知识、常识她全忘了。

张总管便耐心陪着她,给她讲明园子里的青菜都叫什么。

他在厨房找到一袋地瓜,挑出几个放进炉膛里烤着,等他们从小菜园回来,烤地瓜的香味也出来了。

小客栈有六间卧房,老板一间、伙计一间,另外四间是客房。

张总管让我住老板那间,他住伙计那间,云舟习惯性的还是和我住一起,有多余的房间他也不进,我的行李在哪间,他就在哪间屋待着。

张总管并不完全清楚我和云舟的关系,所以看云舟如此自然地往我屋里跑,他便以为我们是一对真夫妻。

而他不知道云舟跑进屋,便呈大字躺到唯一的一张床上,一点空间没给我留。

因为他默认我不睡床,床是属于他一个人。

多日翻山越岭非常辛苦,刚安顿下来,我们不做别的,吃过饭便早早歇息,赶紧补充体力和睡眠。

在山里他们根本睡不好觉,尤其是月南香,一有动物发出怪叫,她就会醒。

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暂时栖身的地方,补觉是最要紧的事。

天刚擦黑他们便睡下,我仍是坐着练功,山林寂静,偶尔有鸟叫虫鸣,全是大自然的声音。

这一觉那三个人睡到日上三竿,中午我去厨房做的饭。

月南香的体力和精神头都恢复过来,好奇心复苏,拽着张总管问,大客栈到底什么样?霜叶湖好玩不好玩?她能不能去看看?

岳老板讲了不少霜叶湖的事,把她的好奇心勾起来了。

那地方原本就是旅游景点,又建了拥有百间客房的大‘酒店’,在这个时代,是妥妥的五星级高档酒店。

在各国中都未必能见着,群芳阁也没有这么多房间。

不止她好奇,我也很好奇,我选的路线算是比较偏的,这条元城通往久霜国的官道,只能算‘三类’官道。

假设一类官道每日有来往客商有百人,那二类官道就只有八十人。

以此类推,三类官道客商的数量不过六十人左右。

还不是每天都能保持这个数,另外需要排除不住店、不过夜的。

至少要折半,以前路不好走,来往客商的数量需要再折半,所以岳老板的这间小店只有四间客房,按从前的客流量来看刚好。

就算修了新路修,行人住店的需求,也达不到每日百人哪。

霜叶湖是附近几片山头的景点没错,但过去游玩的人,多是镇子和村里的本地人,早上去、傍晚回,根本不需要住店。

况且霜叶客栈的住宿费不低,本地人可舍不得花那冤枉钱。

张总管为满足月南香的好奇心,决定带她过去见见世面。

我说见世面可以,别暴露咱的身份。

张总管叫我放心,他和月南香会乔装出门。

他上次去镇上已经购置了乔装用的道具。

他们两人在屋里打扮半天,再出来时我确实没认出他们来。

张总管打扮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,柱着拐棍、猫着腰,脸上擦了粉,描了眉毛、涂了口脂。

耳边还戴着一朵艳丽地红色海棠花。

月南香则换上男孩的衣服,扎着冲天辫,打扮成‘小淘气’的样子。

为此她做了牺牲,把头发剪短不少。

她一点不心疼,还觉得这样子非常有趣,一老一少相携走出小店。

张总管还背着个破布包袱,两个伪装成赶路的行人。

云舟似乎觉得他们的样子有趣,指着他们、又指指他自己,嘴里往外蹦字:去、去!

“你不能去,你的特征太明显,伪装不了。”正常人可以装傻子,傻子却装不了正常人,他去的话、若遇上追杀我们的人,马上就得被认出来。

云舟有一点最好,不让他做什么,他都不会失落,这件事不能做,换一件来做照样很快乐。

我不让他去霜叶湖,他便到小菜园里观察蝴蝶,小菜园周围那些花特别招蝴蝶,总有几只彩蝶围着它们飞。

既然是伪装成投宿的行路客,张总管他们今天晚上肯定就不回来住了。

我给云舟准备好吃喝,抓紧时间练功。

将来全天下的日子都不好过,金银都是身外物,唯有武功、异能才是保命根本。

趁着没人打扰赶紧练,练过一轮,我调息休息,望向窗外,正瞧见云舟坐在花丛前,吃着张总管给他做的米花糖。

眼前的平静也许维持不了多久了,我望着远山开始整理思绪。

原身老板曾经预测过平祈大陆的‘四分’局势可能有变化。

她也乐得有变化,所以安排布局,让这个变化的速度加快些。

如何让暂时稳定的局势变得混乱?

自然是挑起战争,四国内都有她的人,安插在不同的位置。

原身只做老板吩咐她做的事,其它的一概不问、不管。

她并不知道老板的暗桩有多少,都是谁。

但她知道要乱的话,会从哪乱起,哪里是开头。

这也是我想探清当今局势,好知道她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的原因。

不过近来发生了太多事,不在她的计划内。

只是结果相似,比如元城的毁灭。

四国要乱、元城不乱可不行。

元城在四国正中央,它本不该倾向任何一国。

可陆家突然和久霜国结亲,不管表面上看着多么的和谐,有多少人前来道喜,其他三国又是怎样的支持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