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科幻灵异>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> 第70章 客栈死人了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0章 客栈死人了(1 / 2)

往北边去的路沿途,前半段全是崇山峻岭。客栈多建在山间,行人旅客习惯了宿在山中,所以像这样的山中客栈很多见,不是‘老破小’,更不是像黑店。

要说‘黑’,山中有强盗是真的,他们不打劫客栈,一般是拦路抢劫。

不过若遇上江湖侠客,他们也有团灭的可能。

所以他们出手前,必然会派探子打探过客的虚实。

我们住的这家客栈,就接待了两名被劫的住客。

他们从前边的猿啼山回来,做生意的本钱全被抢光了,只剩下点藏在鞋垫里的小钱,够他们住后院的牛棚。

客栈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对这两个人是刻薄了些,但她总归是收留了他们,他们只有住店的钱、没有吃饭的钱,又逢大雨拦路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,老板娘便将平日其他客人的剩饭端给他们。

我们身上的钱可太多了,全折成银票我贴身揣着,拿防水防火的特制皮子包上,只要我不死,谁也别想把它们抢走。

张总管想得周到,他逃出来前除了银票,还准备了不惹眼的路费。

全是小碎银子、小铜钱,分成若干份,包起来放在各人身上。

他揣几份,月南香揣几份,连云舟身上都有碎银包。

办理住店一应事务全由他出面,老板娘见他抠抠搜搜,对我们的身份没有产生怀疑。

为此我们的饭菜也是最普通的粗菜淡饭,老板娘对我们一家四口特冷淡,有事就叫小二。

楼上客人的待遇跟我们有天壤之别,他们住最好的客房、吃最好的饭菜,就算没人叫,老板娘一天也要往楼上跑八回,本就风韵犹存的脸、笑得那叫一个妩媚动人。

我本不想关注她,但我在屋里练功,总能听见她谄媚的吆喝声。

楼上的几位‘爷’,她每天都要喊八遍。

客栈一共三层,我们的小屋在二层,房子不咋隔音,楼上在屋里踱步我们都能听见。

尤其是我耳朵灵,他们的交谈声我都能听见。..

很被动的…我将客栈内的住客全了解个遍。

如果我还是暗卫,店内的人员情况我早主动了解掌握全部信息了。

看来不在其位、果然谋其政。

连日来只能听到雨声,让客栈内的住客们心情烦躁。

我还好,听这声音心平气和,有利于练武。

云舟很懂事,有条件买零食他就吃,没那个条件他就不吃,不会因此吵闹。

张总管花了俩小钱到后厨,亲自给他炒了口袋黄豆,拌上盐面当零嘴。

不过这东西不能多吃,吃多了我们这屋没法住人。

张总管每天给他一把,他一会儿吃一颗、节省着吃。

平静的住店生活,是被一个女人打破的。

我们住下的第三天,夜半三更突然有人敲响了客栈大门。

小二起来开门,怕惊醒其他客人,他小跑着去开门,也没敢大声说话。

门外是位女客,说要住店,三天来外面一直在下大雨,往前往后的路都走不了了,山路全是积水和滑脚的淤泥,没人会在这样的天气翻山、走盘山小路。

路边连护栏都没有,一阵大风刮过,人就有可能被刮下断崖。

其实山路再难修,天长日久的,总能修出供马队走的路,这边的路况如此糟糕,并不完全是天然条件的限制,也是北边的皇朝从中干预。

如此天险,比城墙陷阱管用,这也是北边从未与其他三国发生过战争的原因。

一名柔弱女子,大雨夜里翻山住店。

小二肯定要提防,而他说的也是实话,他告诉女人本店客满,连牛棚都住着人呢,实在腾不出地儿了。

女人凄婉哀求,说她不用住在房间里,只要有个地方避雨就好,哪怕在大厅里坐一夜,总比在外面浇着强。

女人提高音量,小二怕她大声嚷嚷打扰贵客休息,便将她带到厨房,厨房有张很大的面案,铺上皮子、垫上干草,女人蜷缩着也能躺下。

小二要是能狠下心,就该拒绝女人进门,或者他再谨慎些,放女人进来之后立刻向老板汇报,那女人便没机会四处查探,悄悄靠近三楼的贵宾房了。

女人出现之后,屋顶上突然多出十几号人,他们借着雨声落地、蹲守在房顶。

楼下的女人蹑手蹑脚,走到三楼的贵宾房门前。

自从穿来这个世界,我练习异能的时间比练武的时间长。

用我原来的能力,总是更得心应手些。

于是现在我已经不需要用眼睛看那些‘能量团’,闭上眼睛也能感知到。

它们移动、静止,我都能感知到。

女人自进门,我便锁定她的能量团,跟着她移动。

她在厨房坐了一柱香的时间,等小二回屋睡下,她才偷偷溜出来。

但她只是在三楼站了一会儿,时间不超过十分钟。

之后她回到厨房,躺下睡觉,没再起来过。

第二天清早,老板娘得知厨房睡了个人把小二臭骂一顿。

女人用钱平息了她的怒火,现在我们这边的大猹不在,有些事我得自己去打听。

屋顶上的人没离开,我想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于是我借下楼买饭的机会,短暂地接触了女人一下。

光看生命能量,看不出人的美丑,真见到女人,连我都呼吸一窒。

难怪从早上起,客栈内的男人们便躁动起来,他们的生命能量似有火烧。

女人的容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,但她媚力无限,轻飘飘看人一眼,都让人呼吸不畅。

我端着四人的杂粮粥小咸菜与她擦肩而过,我没打算跟她交谈,她却主动叫住我,浅浅一笑,这一笑能把人的魂儿笑飞。

“姐姐,这位姐姐能否帮小妹一个忙?”

我私以为世上不存在天然的‘狐狸精’,修习媚术的都是后天努力型人才。

我停顿两秒,思索着普通农妇该有的反应,想扯出一个老实纯朴的笑,可惜没成功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