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科幻灵异>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> 第68章 正道的火光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8章 正道的火光(1 / 2)

城内多处起火,各屋顶、街巷、屋里屋外均有人打斗拼杀。天上还有骑鸟的人往下投射箭,江湖上没有这么多人的‘鸟队’。

看鸟身上套的轻甲款式,似乎是……盛雨国的甲胄。

武林盟势力庞大,它的存亡影响的不仅仅是江湖,还有各国的朝堂。

久霜国愿意和陆家结亲就是证明。

陆家办喜事,各国均派来使者祝贺,说明武林盟的地位之高。

我蒙上面巾,使用异能四处感知,寻找云舟和月南香。

街市上全是人,拼杀声不绝于耳,我为避开他们花了些功夫。

天宫的人很好认,他们穿着统一制服,其他杀进城来的人,各门各派的都有,估计是来营救自家人的。

有人站在屋顶高处,摇旗呐喊,说要诛杀邪帝,剿灭天宫。

我瞥了眼群芳阁,我出来的时候没见张总管,不知他是不是跟云舟和月南香一块走了。

天空乌泱泱一片战鸟大军,他们进城的目的非常明确,射杀地面的天宫守卫只是顺带,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群芳阁。

不好啊!

天宫帝君此时不在群芳阁,蓝彩蝶或许还没醒。

群芳阁的地面守卫足够多,里三层外三层,看着大门和各层楼的走廊,但天上没人守。

战鸟大军如乌云压顶,笼罩在群芳阁上方,他们投下火油罐、射出火箭,对一座木结构建筑而言,‘火’攻是致命的。

他们使用的火油非同一般,将群芳阁燃成火柱不过是几分钟的事。

就是群芳阁地面的守卫,也陷在一片火海中,他们朝天上射箭,准头暂且不说,被重点保护的鸟腹,上面有特殊甲胄覆盖,普通的箭扎上去根本穿不透。

而战鸟背上的弓箭手,他们身材矮小纤瘦,独臂力惊人,将弓拉满射出重箭,箭身可穿透窗户,直入屋内。

群芳阁高楼内外皆陷入火海,楼下也是火海,跳窗出来的人并没能逃过一劫。

我离那边有点远,马上返回也无法及时救出蓝彩蝶,时间不够。

她所在的房间也没能幸免,有火油罐、火箭射进去,屋里已经变成火炉,等我过去人早烧焦了。

一声怒喝传来,声音极具穿透力,跟着一道金黄色的身影运用轻功,奔向群芳阁。

他速度快如闪电,终究是距离太远,大火吞没整座高楼,无一处不在燃烧,熊熊烈焰加浓烟直冲云霄,这时候谁靠近高楼、都会被灼伤,更别说冲进去救人,那只能是有去无回。

我从一栋小楼的屋顶跳下来,赶奔陆宅而去。

蓝彩蝶救不回来,只会导致一个后果,就是天宫帝君发疯。

反派**oss发疯,地动山摇啊,我必须尽快带云舟他们离家元城。

我在陆宅方向感应到他们,翻墙进入宅内,找到地牢的入口。

他们果然藏在地牢里,我敲敲门,喊他们的名字,张总管来开的门,他身后背着两个布包。

“快走,我们马上出城。”我来不及说别的,让他们立刻跟我走。

云舟身上也背了两个布包,月南香背了一个,看来我们的行李全在他们身上了。

夜间潜行走屋顶,白日行路穿小巷。

以前原身做暗卫时,都是这么选择出行路线的。

现在虽是白天,可街上到处都是打群架的人,没规律可寻。

我拉起月南香,张总管又从门后取出个布包递给我。

得,还有我一份!

我背上布包,一手拉着月南香、一手领着云舟,身后跟着张总管,四人偷摸翻墙出去,来到后巷,地上还有人的残肢,鲜血流成一条婉言的小河。

我叫月南香别怕,不要看那些,只关注周围有没有活人即可。

张总管不会武功,他翻墙都费劲,月南香身体退化,武功也退回到入门时的水平。

我看了眼云舟,他们三个准是从窗户爬出来的,这样才能避开层层守卫,而一老一小不具备这样的能力,带他们出来的人,只能是云舟。

地牢里没别人,他们也不是被人救出来的。

我们在出路的路上,碰到了几波人,见到我们不问就动手。

城内的百姓也有被无辜牵连的,倒在血泊中的寻常百姓有不少。

这会儿真看不出谁黑谁白,只有生和死。

有我在的时候,云舟没出手,老老实实待我身边。

我也不想动手,只放出‘气’线,钻进他们体内,让他们昏迷过去。

城门那边的混战最激烈,我们不能走城门出去,我想利用护卫贾他们撤走的密道。

几个小插曲过后,我们总算来到那间有密道的商铺门前。

小楼有一半着火了,好在不是入口那边。

我催促他们动作快点,进到楼内找到密道入口,我让月南香先走,她刚钻进去就发出尖叫。

“别叫。”里面有人,而且听声音是熟人……

“先进去再说,火要着过来了,洛阁主麻烦您快走几步。”

我喊完、里边的人迅速往里挪动,月南香进去之后是张总管,然后是云舟、最后是我。

密道很长,但因为是用来运人运货的,空间足够我们背着行李行走。

其实里面还能用独轮台推货行走,只是入口处稍窄、较矮。

身形瘦削的人可以两人并排走,比如张总管便牵着月南香的手并排走。

我和云舟不行,他身形高大,看上去瘦,却结实得很,只是穿衣显瘦而已。

相隔着数米的距离,也不耽误前边的人和我聊天。

洛修然只有一个人,他问我外边的情况怎么样了。

刚听到他的声音时,我以为他和尹寒星是一伙的,他滞留城中不走,是为营救被困的正道人士。

但他独自出现在密道里,身边没别人,这不像是来救人的。

洛修然向来事多,我也懒得想他为什么独自出城。

反正我们不同路,出城之后各奔东西。

我把城内的情况简单给他说了说,天宫帝君痛失所爱,铁定会发疯,今天之后,元城怕是要变成死城了。

血琴师这几天有事,不在元城内,她和帝君只是合作关系,跟柳烟烟一样,双方没什么交情。

走了快一个小时,密道才到头,洛修然先出去,我们随后钻出地道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