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科幻灵异>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> 第63章 大佬们登场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3章 大佬们登场(1 / 2)

我表示不想换,穿原来的衣服就好。小丫头猛摇头,说这是她的任务,必须完成,我若是不换,她就不走、看着我,直到我换上为止。

我无奈换上,犯不着为这点小事跟个小丫头耗时间。

问题是柳烟烟一身白,那是仙子落凡尘。

我这一身黑,仿佛夜间出行的鬼魅,说不定还会点黑魔法,好像女版伏地魔。

小丫头也会夸人,见我换好衣服出来,立刻拍手道:“姑娘真不愧是我黑道中人,气质阴暗中透着冰冷,寒气逼人的同时,又带着几分鬼魅。”

“行了、住口,忙你的去吧。”我突然想念护卫贾了,他夸我的时候也没这么狠。

关于事发当晚在地牢里啥都没做,便跟着反派参加庆功宴这事,我琢磨很久也没想明白。

不过我寻思着,这就是小员工混年会,只要参与就够了。

华灯初上,群芳群内曲乐不断,表演是一场接着一场。

除了舞蹈,还有杂耍、幻术,训兽表演。

更有女子‘拳击’表演助兴,今天是庆贺的日子,不宜见血,若换成江湖人士上台表演,手下没个分寸,把哪个打急眼了,说不定会闹出人命。

因此拳击比赛由不会武功、年轻貌美的女子参加,表演个花拳绣腿,不过是看个乐。

我本想一个人下去,躲到人群背后,找个阴暗的角落待着。

可柳烟烟要求我跟着她,我这个徒弟不能白收,必须带出去溜溜。

整个江湖的怪人全聚集到了群芳阁的大厅内,如同西游群妖举办大型派对。

他们这群人的造型,要搁古装剧里,观众能把造型师喷到得玉玉症。

头顶犀牛角的侏儒在柳烟烟现身大厅时,捧着一束鲜花跑过来。

我跟在柳烟烟身后,正犹豫要不要拦一下,即是柳烟烟的徒弟,保护师父也算本分。

柳烟烟却先一步出手,长袖一拂,侏儒连同鲜花全飞了。

人群中爆发出哄笑,凡挡着侏儒‘飞行’路线的人,全闪身让开位置,他们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,动作熟练得很。

我听有人说‘钻地龙够执着的,被仙子扇飞一百次还没放弃’。

那外号钻地龙的侏儒灵巧落地,将鲜花叨在嘴里,就地翻滚两圈,很快稳住身体。

他动作灵活,对身体的控制力远超常人。嘀嗒小说网

被柳烟烟扇飞也不生气,取下嘴里叨的花束,仍对着她嘿嘿笑。

柳烟烟这般相貌,有追求者、爱慕者太正常了。

她脸上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,她的美是超越年龄的。

不在乎她年纪,乐意娶她的人大有人在。

钻地龙没再上前,将鲜花抛过来,被柳烟烟挥挥衣襟,碾成了花瓣雨。

一些想上前和她攀谈的男人,见状收住脚步。

天宫帝君为她安排的座位,在主位下方右手边第一张桌子。

桌子是双人桌,有两把椅子,柳烟烟坐靠近主位的那边。

群芳阁是元城的豪宅,从铺地的石头、毯子,再到墙上的挂饰、桌上的摆设,以及贵客们使用的桌椅,酒器、碗盘,无一不是奢侈品。

这是一座由‘钱’打造的高楼,奢靡华丽,月南香多年来一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,每天醉生梦死,人人都以为她是等不来爱人堕落了。

或是用这些来麻痹自己,逃避现实。

然而柳烟烟说,月南香建这座高楼的目的,并非如世人猜测的那样。

可惜月南香没告诉她建楼的真实用途,她以为这次两人见面,能问出这个秘密。

谁知月南香竟中了毒,回到少女时代,她的记忆跟着倒退,已经不记得建楼时的事。

她的记忆处于师父远走他乡的阶段,正是她和柳烟烟相依为命的那几年。

因此月南香只亲近柳烟烟一个人,对她楼内的伙计管事充满防备。

平日和她走得近的人,她也当陌生人一般,态度疏离。

柳烟烟下山,直接就来投奔她。

赶巧群芳阁没了老板主事,大家正不知怎么办好。

城内的医生全请遍了,无人能为月南香解毒。

她的这些员工对她很是忠心,没打算趁她失忆,抢夺她的资产。

柳烟烟的出现,解了他们燃眉之急。

他们知道老板有位师姐,两人感情笃深,多年来一直有书信往来。

也知道这位师姐的名字叫柳烟烟,江湖上关于第一美人的传言,他们都听过。

柳烟烟的身份很难作假,因为她的脸就是证据,冒充第一美人太难了,即便使用易容术,也做不出她这样的脸。

就算有人能模仿她的容貌,气质却模仿不来。

这种很玄很玄的东西,我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好比众人跟她搭话,总是提到我,而提我的时候,他们必说‘像、像极了,柳前辈的高徒果然不似凡间女子’。

他们夸柳烟烟不似凡间女子,会直白地说她像仙子。

夸我不似凡间女子的时候,从不提‘仙子’二字。

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吗?

他们想说我像‘女鬼’!

柳烟烟是天边的,我是阴间的。

原身是暗卫,见不得光,打小就在阴暗的地方蹲守,无论白天黑夜。

她天生又是冷白皮,后天又不晒太阳,肤色苍白,白得渗人。

自我接管这副身体,常出门晒太阳,有时顶着毒日头在山间赶路,暴晒时间相当长。

那种病态的苍白早就不见了,如今这具身体浑身充满着阳光的气息。

也许是我滤镜太厚了?

一群妖魔鬼怪,轮番夸我天生该吃‘反派’的饭。

刻板印象,妥妥的刻板印象!

我全程黑脸,他们一点不介意,夸得更欢了。

这种令人气愤的寒暄,直到一个人走进大厅才停止。

来人排场挺大,身后有两排奴婢跟着,清一色的花季少女,着统一水粉色的纱裙,露胳膊露腿儿,走在她们前面的人,身穿墨绿色绣着金线的长袍。

这人鹤发童颜,长相是偏阴柔那一类的,但高身在一米八五以上。

他走进门,让大厅里静默了一瞬。

在门口负责迎接宾客的管事赶忙上前施礼,称呼他‘萧岛主’。

武林中姓萧的不多,能称为岛主的只有一个。

再看他身后的妙龄少女们,我心中已经有数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