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科幻灵异>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> 第55章 狗尿苔扎堆儿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55章 狗尿苔扎堆儿(1 / 2)

“是异人馆的老板,血琴师。”我猜护卫贾他们不认识琴声的演奏者,于是给他们科普道。“异人馆专门搜寻身体生来畸形的人,让他们修习异功,将他们训练成杀手,大老板血琴师生来有三臂,她弹琴的手法没人能模仿,而她的琴…只要开始弹奏、必将血溅四方。”

“可是陆家高手众多!”

“院外还有来自各国的宫中高手。”

护卫贾、辛齐刷刷扭过头来看着我。

“血琴师的武功路数诡异奇特,她是当今武林的杀手之王,十几年没亲自出过手了,据说她一直在闭关练功,这次出关,肯定比以前更厉害,陆家护院不会是她对手。况且,你们如何确保这各国中,没有她的同伙?”

就算是在现代,扫脸技术普及的年代,也没有仪器可以扫出人心所想,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,今天一团和气的宴会中,又有多少人暗怀鬼胎?

护卫贾、辛苦同时沉默了,片刻后,护卫贾问:“那咱们怎么办?趁机逃走吗?”

“不,在这反而安全,血琴师的目标是武林盟、陆家人,只要咱们待在屋里别出去,她不会主动找上咱们。”

我知道血琴师的事也是因为有原身的记忆,原身对各国杀手组织、单独行动的有名杀手都十分了解。

她是为防止有人刺杀她老板,专门研究过如何对付这些杀手。

像血琴师,她练的就是三臂琴,只要斩掉她一只手,她的异功便使不出来了。

只不过想近她的身比较困难。

“她不会是想当武林盟主吧?”护卫贾的‘奇思妙想’令我大受震撼,想给他一脚。

“她是来寻仇的。”血洗陆家的人,能当上武林盟主?那除非武林盟的人死绝了。

“寻仇?”护卫辛跑到两间牢房的隔断铁栏前,一脸愿闻其详的表情。

“陆盟主年轻时,曾带一众武林正道去围剿过一个拐带孩子的小门派,这小门派把拐来的孩子弄残,让他们修习奇功异术。”

“太残忍了吧?这样的败类该杀!”护卫贾也跑过来吃瓜。

“那小门派的门主夫妇就是血琴师的双亲,夫妻二人皆被乱剑分尸,血琴师的丈夫也死于陆盟主剑下,只有她一人逃脱,但在逃亡时跌下悬崖,命是保住了、腹中的胎儿没了,还落下终生难愈的病根,再不能生育。”

“陆盟主不知道她是自己仇人吗?按说他不该让异人馆存在啊!”护卫贾不解。

“当年血琴师身负重伤,又跌下万丈深渊,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。此后十余年,她隐姓埋名、在暗中做杀手,始终不以真面目示人。”

“可她三只手啊,这个特征太明显了,怎么藏得住?”护卫辛问道。

“她在父母、丈夫被杀的时候,故意隐藏了第三臂,陆盟主不知道她身体有异。”

“而她当时还没得到血琴,她是在跌入深渊后得到的这把神兵。”我继续说道。

“哦~”护卫贾、辛苦同时点头,又一齐目光炯炯地盯着我问:“您怎么知道的?”

是啊,几十年前的江湖旧事,传到如今只剩寥寥几句闲谈,我为什么会知道得如此详细,甚至细节都一清二楚?

“秘密。”我只抛给他们两个字。

好奇心得不到满足的二人,哀叹一声,又跑回窗根儿底下听动静去了。

我的思绪也随着窗外的琴声,没入原身的记忆海。

原身知道就等于我知道,血琴师一生无子女,她在得知身体的情况后,便抱了个弃婴抚养,收这孩子为徒,将她当成亲生女儿般养育教导。

这弃婴得她真传,练了许多古怪功夫,她为弃婴取名玲珑,在她闭关后,玲珑收了个徒弟,就是原身。

不过她们师徒二人本无缘,全靠原身老板花钱。

因此她们的师徒关系也与别人不同,类似现代的一对一私教课。

玲珑这个人做事太过随性,亦正亦邪,血琴师教她奇功异术,她有时用来救人、有时用来害人,救人、害人全凭她的心情。

她喜欢原身,便毫不藏私,将自己所学尽数教给原身。

还把血琴师跟陆盟主以及武林盟的仇怨当故事讲给原身听。

她明知道练习内容不全的邪功容易走火入魔,仍是不顾后果一头扎进去,最后暴毙于密室中。

原身老板付了她五年的佣金,她只教了原身三年便突然去世。

原身老板常说羡慕她,想像她一样随性,对任何人、任何事都可以不管不顾。

血琴师应该是刚刚出关,还不知道玲珑的死讯,原身和她老板又‘同时’葬身火海,无法通知她这一消息。

她甚至不知道玲珑收了一个徒弟。

“夫人,您听、外边好像还有厮杀声,就是离得远听不真切。”护卫贾把椅子搬到窗下,站到椅子上,想把耳朵伸出窗外。

可惜他耳朵没兔子长,伸不出去,头就更不用说了。

当然会乱,陆盟主的死只是个信号,好像摔杯为号,无论今晚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觉得意外。

婉儿有西门无恨和四大护法保护,白牡丹有她们久霜国的高手保护,程飞和杜离只要听我的别出房间就不会有事。

陆有康在密室关着,以他目前的情况,陆家人不会把他放出来。

我们四个在地牢,也算安全,所以我并不担心陆家、乃至元城乱起来。

只要搞事情的人别进地牢……

“哈哈哈哈,姓安的,做阶下囚的滋味如何啊?”

有些人不抗念叨,不想他出现,他偏要出现。

“陈凌渡,你得意什么?我们进的是陆家地牢,又不是你飞云门的地牢,哦对对对,飞云门那么小的地方,有地方建地牢吗?”

“有啊,只是建完地牢,就没地方睡觉了,所以飞云门的人没地方可待,只能四处乱逛喽~”

护卫贾、辛一唱一和,把陈凌渡气得脸红脖子粗,飞云门是江湖上的小透明,平时肯定没少受气。

一朝出名,本以为就此可以扬眉吐气了,却被护卫贾他们阴阳怪气地嘲讽,火气能压住才怪了。

不过是他嘴欠在先,我们没必要让着他,他来也是不怀好意,又不打算做朋友,没必要忍他。

“你个来路不明的江湖庸医!把仙丹交出来,本公子就给你们留个全尸。”

“输给别人的东西,又觍着脸往回要,果然小家子气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