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其他类型>全能空间:末世女娃自当家> 第二十二章 万金难求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二十二章 万金难求(1 / 2)

</b></div>“月兄,走吧。”霍瑶抬脚往外走。

“给你治伤的人在镇上?”月啟起身跟上。

“不是。”霍瑶站在后院里,“不就是要治伤吗。我就行。”霍瑶吊儿郎当的在院子里看了一圈,发现一间有人守着的屋子就往那边走。

“你!?你会医术!跟谁学的?你师傅在哪儿?”月啟挡住霍瑶的脚步。

“你是锦衣卫,不是查户口的!”霍瑶后悔接下令牌了。

“还你。”霍瑶掏出令牌嫌弃的扔回去。

院子里的其他侍卫看着霍瑶这么不怕死的扔了大人的令牌。

“你真会医术?”月啟指尖蹭着令牌。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不会?”霍瑶不否认。

两人进入里屋,就看见炕上躺着一个老头,此刻老头昏迷着。霍瑶想要上前,就被一个锦衣卫拦住了去路。

“是你呀,你家大人请我来的,你还要拦?”霍瑶抬头就看见那日提醒她的小伙子。

这人没动,直到接到月啟的指示后,才挪开一步。

“切。”装什么酷!霍瑶内心里翻了个白眼。装作大夫把脉的样子,闭上眼睛,实际上叫出小混蛋,让他给这老头做个全身扫描,识别一下是什么伤导致他昏迷不醒。

“十三爷,这老头的外伤很严重,虽然经过治疗了,但是效果不佳,最致命的并且导致这老头昏迷不醒的主要原因是他中毒了,至于是什么毒,小的不知,看样子应该是从什么动物身上提取的。”

小混蛋都无法读取的毒源,看来这是那群人想要这老头儿死啊。

“外伤应该是赵爷爷处理的,目前不会有事儿。不过,这老头儿身上的毒怕是想要他的命。”霍瑶装模作样地起身。

“可看出是何毒?可有解法?”月啟双眼一亮。

“这毒从形态上来看,应该是某种动物身上提取的,至于是什么动物,不好说,这解毒嘛”霍瑶心想我不会看病,但我能解毒啊。

月啟将刚才的令牌递过去。

霍瑶接过令牌,在手上翻着玩,“哎,月兄一码归一码,令牌是你请我过来瞧伤的,至于解毒可得另算。”

守在门外和站在一旁的锦衣卫都惊呆了,这姑娘喊他们大人什么!月兄!胆子真大!

霍瑶说完把令牌放入胸口,又掏啊掏的,拿出一个小瓶,从里到出一颗药。

“大人,霍姑娘身上的医术可疑,属下先来试药,这药万一是毒药。”边上那锦衣卫警惕的看着霍瑶手里的药丸。

“你当老娘这药是糖豆呢!你还试一颗!这一颗万金难求,把你!不,

把你家大人卖进窑子都换不来一颗。”

“你大胆!”那锦衣卫一听把他家大人卖进那种地方,就要拔刀。

霍瑶一看这架势,转身跳到月啟身后,伸出头对着拔刀的锦衣卫说“兄弟别生气,我就是打个比方。再说我就是有毒药,也不可能在你身上用,那多浪费!”转头又对着月啟,“再说你家大人,人这么好,由于我无仇,又这么厉害,我怎么可能把他卖了,是吧月兄?”霍瑶不怕死的拽了拽月啟的袖子。

“那我试呢?”月啟看着霍瑶揪着他衣袖的手。

霍瑶干笑着把手松开,又给轻抚了几下,“你!当然行,不过,我这药不能白吃,你虽然不需要解毒,可这药好处多多。”霍瑶眼睛骨碌碌转,“这样吧,这药虽然万金难求,但看在月兄你的面子上,就不用万金了,一万两白银一颗,如何?”转身看着炕上的老头,“至于他,看在月兄的面子上,打八折,八千两。”霍瑶一脸亏死了的表情。

“好。”月啟就是觉得这姑娘机灵,又爱财,可就是不会下毒,有这样的感觉他也觉得新奇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