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书网>其他类型>怪谈玩家> 第两百五十九章 游戏通关(难受,我快隔离了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两百五十九章 游戏通关(难受,我快隔离了)(1 / 2)

它打碎了窗户玻璃里刘婧清的影子,然后她通关了……

明白了。

苏遇把吊在窗外的夏南拉回了屋子里,夏南解下绳子,说道:

「光线,人数,身边这两个因素越多,我们的状态就越容易被确定为已死亡。这是死路其一。」

「死路其二,如果没有玩家死于光线和人数,那么诅咒的伴生物就会按照周边人数多寡,光线强弱的顺序依次找上我们,先诱导,再袭击。」

苏遇点点头,接着夏南的话说道:

「第一条死路的解法,在于控制身边的光线和人数,只要可以降低身边的人数,或者让灯光暗下来,至少不会直接死亡,也有逃跑的余地。」

「至于第二条……如果诅咒没能通过光线和人数让我们的状态确定为已死亡,它们会通过幻觉或是诱导,或是恐吓,让我们去到人多光亮的地方。如果我们不上当,它们的诱导行为就会变成袭击,而这个时候,就有可操作的空间了。」

苏遇和夏南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场怪谈的逻辑,从根本上谈,这场怪谈有两条死路,一条是常驻的,必须时刻注意光线和人数的量,稍不留意就会触发诅咒。

而第二条,是按顺序的,诅咒的衍生物会依次诱导玩家,通过各种各样的情绪手段,来引导玩家走向死亡。如果玩家识破了它的诱导行为没有上当,它就会放弃诱导,直接动手清理玩家,把玩家的状态修改为死亡,以达到如期死亡的状态。在它亲自动手的阶段,生路就出现了。

「只要让它们认为自己杀掉了一个形似「我们」的东西,这场诅咒,就结束了。」

两人得出了结论,而让鬼砸碎镜子里的自己,的确是最简单的办法。

至于其他办法,也有不少。

比如可以拍下自己的照片,贴在塑料模特的脸上,引导它攻击塑料模特。

又比如可以去蜡像馆,制造一个自己的蜡像,让它毁掉蜡像,不过这太慢了。

还可以去水面上,在水中留下自己的倒影,让它攻击水中倒影,但这种方式也很难控制,毕竟,它可不会听玩家的,让它攻击谁就攻击谁。

所以一个有角度的镜子,既能挡住玩家本体不被鬼发现,又能反射出玩家的影子,才是最安全可靠的办法。

而刘婧清吊在窗台外,窗户玻璃上映出了她的影子,虽然巧合,但却几乎完美的符合了生路的要求。

原来如此……

两人都松了一口气,苏遇说道:「我知道一个地方,很适合通关这场怪谈。」

「城北游乐园的镜子迷宫?」夏南忽然睁大了眼睛。

「你知道那里?」苏遇有些意外,夏南不像是会去游乐园的人。

「当然啦!」夏南开朗地说:「我去玩过!」

他忽然变化的情绪让苏遇愣了愣,有些没反应过来,半晌后才点点头:「那我们现在过去吧。」

「嗯!」

夏南点点头,他左看看,右摸摸,仿佛对一切都新奇得不得了。

怪人……

苏遇有些不理解,不过看夏南现在这样子,估计也忘了通知岳秋池一声。

还是我来吧……

苏遇拿起手机,却又在即将拨打电话的时候停了下来。

第二条死路是诅咒的伴生物按照顺序袭击玩家,生路同样也在这里,需要引导它来袭击假的「自己」才能通关。

一旦出现纰漏,很可能本人会被它杀死。

现在那个东西应该还在岳秋池那边,贸然打电话过去也许会暴露她的位置,而且她的状态不一定能自由说话,还是发信息告诉她吧。

一念至此,苏遇编辑了一条信息,将所有推论和生路,都发给了岳秋池。

至于他和状态奇奇怪怪的夏南,则是用手机叫了一辆车,赶往了城北游乐园。

毕竟……那个游乐园的镜子迷宫,几乎是最完美的通关道具了。

————

「嗡——」

手机的轻微震动吓了岳秋池一跳,她坐在新约的网约车上,正在往城里赶。

跳车后,鬼制造的幻觉消失了,但她却浑身发寒,感觉到了一股更恐怖的恶意!

这股恶意让她隐隐察觉到……这次如果再撞到鬼,也许它不会再演戏,而是直接取走她的性命……

可看到手机上发来的内容后,岳秋池却面上一喜,赶紧对司机说道:「司机师傅!去城北游乐园!」

「游乐园啊?这会儿游乐园可没开门呐妹子。」司机说道。

「没关系,麻烦开快点!」

「行!你说了算,你在手机上改一下到达地点,我这边重新导航,不过妹子,咱们是从城市的一头到另一头,再快也得两个小时左右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岳秋池哪里还有心思听他念叨,她一边修改打车软件上的目的地,一边想着刚才苏遇发过来的那条短信。

苏遇发来的信息确认了她的预感,那只鬼如果诱导不成,真的会直接动手!

但它动手也是生路所在,只要能制造出另一个「自己」,让它杀掉就算成功了。

其实,苏遇虽然给她说了游乐园镜子迷宫的事,但目的却不是要她穿城赶来,两个多小时的车程……那只「鬼」还一直在杀她的顺序上,这途中发生意外的机会太多了。

他是想让她原地停下,自己找面镜子做一个简易的装置,虽然危险性很大,但和花两个小时穿城比起来,还是要安全得多。

但岳秋池根本没领会到这一步,她几乎一晚上都在被鬼追,几乎一直活在恐惧中,再有之前那种不知道是梦是幻的经历,她此刻已经有些神经衰弱了,哪里还有工夫去自己想办法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